1.成年人不能把自己的一切问题都归于什么“原生家庭”。你矬那是你矬,蹩扯别人。因为我知道每个家庭多少都有点问题,甚至每个人自己做了父母之后都一定会有问题……但只要有爱和支持,这些问题就都只是细枝末节。


2.一个人的精气神,有服饰的助力,但更重要的,是看不见的内核。是体能、营养、内心的秩序感和生机勃勃的活力。天亮了起,天黑了睡,到点吃饭营养均衡精力充沛,把自己和周围环境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收拾得整洁有序,然后心里有炙热的追求,有一秒钟就行动的魄力。没有“等一等”的拖沓,没有“想当年”的牵挂,不是沉迷在各种心理星座命理灵修分析来来回回就那么点东西,而是不停的拓展自己的疆域,内心的和实际的空间。越走越稳,越闯越远。这些人无论在哪里,无论有没有贵品加成,你都能感受他强烈的存在,使人无法轻视而忽略的对待。这也就是心力,是生机勃勃的美。


3.经营管理时的一刀切政策,和编程的 "全局变量" (global variable) 非常相似。管理者和程序员图省事,一刀切,但导致系统内部各种积累的混乱的依存关系,指数般增加,把管理者自己也搞糊涂了,出问题时很难诊断问题出在哪里。以后再调整,修改适应环境变化时,成本极高,最后可能高到突然死亡。自上而下设计的系统,经常因为图省事,而不断增加这种“全局变量”,最后系统脆弱性过了一个临界点,无法修补,只有彻底放弃,自上而下涌现的系统,一般如果有这种缺陷,第一时间就会被淘汰,似乎反而没有这种问题困扰。


4.关于旅行,这两年我有个观点越来越强烈,就是这个世界上的大部分地方,都不值得去,真正想旅行,就是去人类文明高度集中的地方,比如北京、上海。那些自然景观,看多了一点意思都没有,而且只适合网上看看。


5.每个创作者遇到真正深读自己文章的人,都会有知音的错觉,每个艺术家都有三个或者三类女人。一个正房,一个是年轻大学生之类的,纯粹是欲望,一个是知音,这三个女人唯一可以走进画室的,是知音。所以,我们如何打动一个艺术家?我们是他们的真粉丝就可以了。


6.我想很多伴侣能够终老一生,未必是出于爱,可能更多的是出于恐惧,因为他们想象不出除了眼前这个人,有谁在他们暴露出自己所有的缺点、不堪后,还能做到不离不弃。他们不相信另外有人能像现在的伴侣那样完全接纳他们,怕被抛弃的恐惧,使得他们不得不在有明显缺憾的婚姻中苟且一生。


7.从古至今,几乎所有时代,都只有极少数的人才能“钱多、事少,离家近”,大多数人都要很努力很辛苦,要精打细算,才能维持一份普通的生活,这就是人生残酷的真相,越早认清真相,对自己越有好处,要么,努力+运气成为极少数人,要么,心平气和的过普通生活。没有更好的选择。


8.幸福,就是有机成长,有机成长,需要效率不断提高,效率提高,需要依托于复杂最高的生态,复杂度最高的生态需要开放的环境,和通用的,前端后端清晰隔离的信息交互界面,这样可以实现“即插即用”的效果,这样任何新加入生态的个体,都可以迅速利用生态内涌现出的,效率最高的工具,同时也可以让自己的工作成果,迅速被生态内其他人所利用,然后生态更加复杂化,高效化,进入一个加速发展的良性循环。


9.普通人的颜值和学历,不见得能变现,比如只比路人甲漂亮一点点的小漂亮。既无法当明星网红模特主播,甚至也没有办法跨阶层找个有钱人。过分的强调自己的颜值,除了获得心理上的安慰以外,没有任何用处。高学历如果无法变现,只会刷题考证,还是拿着微薄的工资,却总是以高学历为傲,这和孔乙己没有什么区别。我们最需要修炼的,是可以变现的技能。


10.蒙田说自己:从我身上可以找到所有矛盾——羞怯与蛮横;贞洁与淫荡;健谈与寡言;坚强与纤弱;聪明与愚鲁;暴戾与和蔼;撒谎与诚实;博学与无知;慷慨与吝啬;节俭与奢侈……


11.狩猎时代,注意力需要分散,才能应付等候猎物的时间,此为生产力,知识时代,专注才能提高生产力,所以我们要专注学习。


12.乔治·奥威尔:所有的战争宣传、叫嚣、谎言和仇恨,都来自那些不上战场的人。


13.你不需要取悦任何人,很多人把这句话理解过度了,变成说话直来直去,完全不考虑别人的感受,说话做事适当考虑别人的感受,其实是一种修炼,并不影响内心坚持的原则。这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外圆内方。


14.不能听命于自己的人,就只能受命于他人。

最后修改:2021 年 10 月 18 日 11 : 23 A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